Just a Sidekick – 以前的事,無人記念;將來的事,後來的人也不追憶。

不朋不黨?

今天看到某FB status見到有人自言不朋不黨,我笑了。  FB又好,Twitter又好,所有social networking site就是圍爐取暖的地方,你說自己不朋不黨,根本就是得啖笑! (在以前的blogosphere,若你說自己特立獨行,我反倒接受;每一blog就像街上的小店,亦沒有太統一的工具知道有甚麼人follow,不愛串門子的blogger,那時亦很多。) 在網絡上,有甚麼事發生,每一幫人都有不同的取態,這亦是很易理解的事。又甚至,當你不太了解一件事的時候,卻看到自己信任的人發表了偉論,於是就不求甚解的全盤接受,甚至會share;別人在嘲笑甚麼,你就笑埋一份。老實,我自己有時也會這樣。 但人之常情不代表就是對。

感激Scicube!

冇搞過個blog 好耐,之前見wordpress 出o左4.0 ,都一直想upgrade。(雖然已經唔係好識點搞) 早幾晚挑起條筋去自己個blog,竟然發現login 不能(個blog 係冇事o既,只不過係login唔到o者)。 我load 唔到login page,個page 話: This webpage has a redirect loop ERR_TOO_MANY_REDIRECTS 於是唯有email 去我個hosting scicube 求救(仲寫明唔趕,叫佢o地假期後慢慢搞都得),除了當下即時收到系統的自動回覆外,第二天的下午還收到mail,話幫我upgrade o左wordpress(而家係Version 4.2.1),個login 問題fix o左! 一個公眾假期o既半夜求救,話明唔趕,Scicube 竟然可以在10個小時後搞掂,你話係咪好神奇? 誠意推薦大家幫襯! http://www.scicube.com/

中秋.燈籠.鬆弛熊

故事是這樣的。 上星期,終於有一天比較早下班,所以有機會稍稍逛一點街才回家晚飯,卻讓我在文具店看到了傳統的手紮燈籠材料包,才$12一份,於是就二話不說的買下了! 看!除了藤枝、紮藤用的紗紙、玻璃紙外,連燈穗及蠟燭托都有!(反而欠繩子及木棒,但這兩樣易找) 於是,昨晚迎月夜,就終於「的起心肝」動手了! 看著參考圖,及紅色的玻璃紙,本來是打算也跟著造個楊桃之類(感覺結構比較牢固)的,但藤枝只得120吋,試著繞了幾個圈圈後,發現這楊桃將會小得可憐(但玻璃紙好大張啊),就唯有放棄。   試弄了兩個大圓圈。 看著看著,不如就……  

城大學生請注意,南山邨並不是校園範圍!

我的老家在南山邨,基本上,我每晚下班後都會回老家晚飯,今晚也不例外。 今天晚上九時許,在回老家的路上,隔著一條馬路已聽到遠處傳到一大群人在大聲吼叫, 「噓!噓!噓!噓!噓!噓!噓!」 嚇得我膽戰心驚,差點以為是有黑幫聚集,快要開片了! 一望,原來是有四、五十名,身穿不同淨色Tee的年輕男女聚在南山邨平台入口的空地,到我走近時,只見他們分成兩幫似在對戰,嘴裡則在同聲喊著聽不清的口號,噪音驚天動地,歷時足有兩分鐘。 原來是城大Ocamp的人!

二十三年的奇遇

今年六四的燭光晚會,有一點奇遇,覺得頗值得記下,所以儘管疏blog已久,也要提起精神寫一下。 今天的六月四日是星期一、工作天。本來約好朋友七時半在銅鑼灣集合的,但當列車到了油塘站時,有一位坐電動輪椅的青年進了車廂,但後面的輔助輪卡在月台,我就很自然的幫忙推了一把。原來他們一行三人(另外兩位輪椅青年在另一卡車廂),都是去維園參加六四晚會的!我這個時候,已感動到不得了,忙不迭在twitter跟大家講! 然後到鰂魚涌站時,他突然說要轉車,當正在忙亂中、在盤算該不該找網友幫忙一起照顧他們的我,就不知就裡的協助推他出車廂(但其實該在北角站轉),到醒覺時,車門已關,我們就跟另外兩位朋友仔分開了。笨笨的我,唯有跟他說,也許天意想製造機會給我跟他相處久一點,談多一點吧。 😀

重口味的是唐太而不是唐英年好不好?

突然想起這一個“秒殺”式的故事:(十八禁) 通宵小巴上,有一對情侶在不斷爭吵, 女的不斷罵男的是仆街,而男的則罵女的是死八婆。 15分鐘後,男的終於忍不住,開始爆粗。 男:「講極都唔明,正臭x!」 然後,女的冷靜地回了一句:「臭你又舐?」 當下全車靜默,沒人作聲,司機減速駕駛。(來源) 今天晚上,在facebook,我寫了這段:

被電子報-那些不會再出版的內容

7月29日晚上,很多內地的媒體工作者都收到了中宣部的通知: 鑑於7.23涌溫線特叮重大鐵路交通事故,境內外輿情趨於複雜,各地方媒體包括子報子刊及所屬新聞網站對事故相關報道要迅速降溫,除正面報道和權威部門發布動態消息之外,不再做任何報道,不發任何評論。 在微博發此圖的媒體工作者說:“高铁事故大结局,请自行看图。一声叹息,呐喊彷徨。 ” 另一位說:“今夜,百家报纸在撤版,千位记者被毙稿;中国,万个游魂无处安放,亿个真相正在破碎。这个国家,无数只恶棍的手,在羞辱着你。 ” 那千辛萬苦做好了的報道該怎麼辦?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將 #那些不會再出版的內容# ,上載到微博給大家看。 於是,這個晚上的微博,整個都是各地報章本來於明天刊出的版面,天朝又多了一個新發明,就是“被電子報”! 而更可惜的是,就算是“被電子報”,它們的生命亦是稍縱即逝,大部份都被刪掉了。眼看著網友們都不斷的重新上載,我這個“境外勢力”,也好應該試著將這些內容帶出牆外。

吉野家,請先成為良心僱主!

今年書展,自己有幸成為其中一員,整整一星期都要到會場工作。 7月23日,星期六,是二十四節氣的大暑,即一年中天氣最熱的時候。 那日的下午二時許,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三度,我在往書展的灣仔行人橋上,看到吉野家的笠頭人偶! 路過的人都為之側目,我耳邊聽到的,都是一句句的“想熱死人咩?”。 趕著工作的我,能做的,是拍下照片,放上twitter 及facebook,央朋友代我投訴。 後來有網友說路過天橋時已不見那人偶,我才稍為放心一點。 誰知,第二天,同樣時間,同樣地方,我又再見到他們在宣傳。

二十二年的口臭

今日,Tinyau 在 twitter 貼了這篇梁文道在獨媒寫的:“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原來已是2009年的文了。但,劈頭的第一段,已是深得我心。道長說: 我寫六四,而且重複地寫,再也沒有什麼新鮮的角度,也不會有出人意表的觀點。這也許顯得有些無趣,就像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幾乎一模一樣的程式、口號與歌曲,年年重演。它使得我們就像患上了偏執狂的精神病人,惹人煩厭 我們這些人,年年提六四,真係講到口臭!是二十二年的口臭! 但,儘管口臭,仍是要講!而且,學支聯會話齋:“未來會重點向內地人宣傳,勢要將六四薪火相傳到內地”。 所以,我一如上年一樣,盡可能的,在新浪微博上講! 上年,在新浪微博,我們很多人,未踏入六月四日就“陣亡”了。今年,我比較小心,一直打著擦邊球。例如,早兩日將profile pic 改為自己穿著天安門母親的tee(其實還繫著《字花》的六四圍巾),迄今都沒被發現。:p (早陣子,曾將頭像改為艾未未,被他們連頭像都刪了) 然後,到晚上十一時許,看到星屑醫生在中聯辦拍的這張,將「平反六四」投射到牆上的照片,我當然要幫忙發到twitter,新浪微博啦! 照片在新浪微博,存活了不夠二十分鐘就遭刪了,而我的戶口,就終於踏入貼甚麼都要被審查的階段了。(不過也成功讓好些人看到及轉發,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