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04 – Just a Sidekick

春夏秋冬

哥哥走後, 林振強也走後, 我才發視這首歌有多好…… 我是如此的後知後覺… 春夏秋冬 曲:葉良俊 詞:林振強 唱:張國榮  秋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 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 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 輕敲我窗  冬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天空多灰 我們亦放亮  一起坐坐談談 來日動向 漠視外間低溫 這樣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 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暑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火一般的太陽在臉上  燒得肌膚如情 痕極又癢 滴著汗的一雙笑著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 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是某種緣份 我多麼慶幸  如離別 你亦長處心靈上 寧願有遺憾 亦願和你遠亦近  春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春風彷彿愛情在醞釀  初春中的你 撩動我幻想 就像嫩綠草使春雨香 

不文的致敬

501先生在Blog裡, 用最不文的方式, 向霑叔及《不文集》致敬, 竟收“拋肉引肉”之效! 我們一眾Blog 友 (其實得幾個) , 不甘後人, 紛紛從腦海中搜羅童年時聽過的不文歌謠, 表達我們對霑叔的最大欽敬! 不文的霑叔, 最愛笑, 這個懷念方式, 他應該會喜歡! 你! 會加入我們的不文行列嗎? 😉

《一個人不要怕》

素黑, 奇女子一名, 曾是我的同事! 關於她, 你可以到素黑網站了解多些. 她的新書出了, 在此, 為她打打廣告, 請她繼續加油! 😮 《一個人不要怕》終於面世 天地圖書出版 親愛的,這是我最喜愛的作品,是我在暫停治療工作閉關後為朋友和讀者留下的一點心意,有關愛,治療,修行的靈性哲理寫作,也算是我在2004年結束前的一個階段的告別。往後,我想多留時間給自己,尤其在自我修行及寫作上,開展另一個階段的生命旅程。 這本書,是我在愛的課題上,輾轉多年的深刻體驗,也是我的情史。我寫的不是愛情,我的課題是宇宙的愛。希望大家讀後能平靜,自愛。邀請你讀我的自序(見附頁),有興趣的話,讀我的書。感謝好友海濤和我的愛人竹風替我寫序,寫他們對我對愛的感覺。 素黑 2004/11/25 這是有關書的介紹: 風魔香港地鐵數十萬乘客讀者的《都市日報》個人專欄,形成一股素黑式自愛能量,竟在開欄幾個月內流遍辦公室案頭小壁佈、傳真電郵和坊間個人網站日記中,成為辦公室OL女男密切期待,廣泛流傳的心靈治療傳奇力量,溫暖過很多孤寂失向的城市心靈,勾起非常男女愛戀的認同與共鳴,千呼萬喚終於結集成書。 輯在書裡的《都市日報》專欄文章,是原文的加長版,比原文更深刻,更到肉。另加《都市日報》專欄前身,前pepper雜誌的動人情史專欄,是素黑首次公開的私人情史回憶錄,與治療客人或讀者的情史個案水乳交融,還有「愛‧背負‧前世今生」靈性講座的內容輯錄,透視愛,痛苦,自我,解脫等問題。 一直相信她是這世上最最最最最堅強的女人,而(我)也暗暗以為自己是地球上最陰柔的男生。 海濤 著名玩具設計師、影評人、《都市日報》專欄作家 這是我多年來最痛的領悟:如果你的內在還有衝突,如果妳的內在還感到缺失,如果你的內在還未完整,儘管妳自以為懷著的是愛,你的「愛」只能帶來傷害。你只會一而再地傷害身邊最親密的人……作為治療師,我和素黑最痛心的莫過於見到很多人寧願選擇執著自我,也不願意放棄痛苦。 竹風 素黑的愛人 素黑的自序:

The Rose

這首歌實在很長青~ 常看到網友search 這首歌而到了這地方. 其實早前都曾經將這首歌放到Radio Blog, 忍不住, 再來一次! 😉 中文歌詞, 亦譯得很好, 譯者的感言亦很有意思. 希望大家都會喜歡這歌~ 我最愛這兩句: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who cannot seem to give. 20040318 的文章 這首歌, 我是看宮崎駿的“歲月的童話”而知的, 後來在家學彈琴時亦學過. 到很久之後, 才知道歌詞是這樣的好. The Rose  By Bette Midler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

懷念林振強填詞比賽

懷念林振強填詞比賽 由《蘋果日報》及EMI Music Publishing 合辦 參賽歌曲: 「強」或「每天愛你多一些」 頭獎: (各曲一名) 1/ EMI Music Publishing 一年填詞合約 2/ 林子祥、陳潔靈、倫永亮及李國祥親筆簽名「愛你多一些」唱碟一隻 (哈哈! 有趣!) 特別獎: 林子祥、陳潔靈、倫永亮及李國祥親筆簽名「愛你多一些」唱碟一隻 評判團:陳輝陽、李峻一、王雙駿、倫永亮 (得一位是填詞人?) 截止日期:2004年11月30日 (郵寄) 詳情請click 下圖 相關文章:林振強未曝光的詞– 究竟天有幾高/ 雪花飄

愛的鼓勵

早陣子, Eason Chan在Blog內寫了一篇部落格. 他說: Blog 的中文譯法是部落格, (sidekick 按: “部落格”是台灣譯名, 國內的譯名是“博客”, 大家都是中文) 的確是一個蠻不錯而又很貼題的演譯, 大家的關係就如生活在一個部落的人般, 既是一個自由個體, 但又可以和周遭的其他部落社群偶爾來點交流. 感覺也是蠻親切的. 有時到別人的家走一趟, 發覺多了些新友人, 都會不問究竟的到其家去拜訪, 遇上合心意的, 就每每都會記下她的地步, 好等自己它日可以再次造訪. 而慢慢地開始發覺許多許多人原來亦因此而彼此認識, 一個大部落亦由此產生. 大家平時有各自各的日常生活, 而部落生活亦然, 有時別人的家出了問題, 好多時都會有熱心既 blogger 出手相助, 就如家中的鎖或水喉壞了, 有時會有一兩個熱心的鄰居去為你修妥一樣. 而我亦有在他那邊留言, 寫了我的比喻: 我個比喻呢, 就係我o地好似d 小商場o個d東主仔咁 (好似百利o個d 咁呢), 大家賣o既o野都未必相同, 有時有d 潮流興o既o野, 大家又會不期然入唔同o既貨 (就好似o個d fe , os test), 各有各風格, 又擁有自己o既客. 而每日, 大家各自做生意之餘, 都會互相去o下對方o既舖頭, 傾o下偈, 買o下o野 […]

邊緣

恩佐, 是台灣的圖文作家, 不論是圖畫還是文字, 都美. 聯合電子報有“恩佐圖創集”訂閱. 這是關於人與世界、快樂與悲傷、童年與長大、幻想與現實的距離的文字。因為心在左邊,那麼這個右手打造的世界,是否跟我們心裡的世界有什麼不同呢?恩佐用一直渴望被了解的態度去找尋距離的問題,雖然還沒有明確的答案,你卻可以從這份電子報,發現一些溫柔一些美好一些快樂,那你一定跟恩佐同一國的,歡迎來到左邊的世界……。 邊 緣 我有武士的盔甲 然而我的心柔軟如綿羊 犰狳茫然的眼 有著深沉的憂傷 於是他始終自外於 愛情的圍牆 因為他堅硬的外表 永遠絕緣於激情的擁抱 羞怯的血液裡 綻放不了陽光般的心 人們以唇舌為愛情 他卻無法簡單的解釋自己 犰狳明白愛情的世界裡 已經擠滿了夢幻的類型 矛盾的他於是選擇 以疏離逃避

彷彿就是昨天

資料來源:葉德嫻網上指南 彷彿就是昨天,一九八二年EMI出版。這首歌從來沒有收錄在其他精選唱片內。編曲差不多是當時粵語流行曲前無古人的Lounge Jazz! 彷彿就是昨天 Radio Blog: Just Like Yesterday 作曲 黃霑  編曲 Chris Babida 作詞 黃霑 大碟 城市生活節奏 (商業二台唱片) 彷彿就是昨天 種種就在眼前 仍然依稀聲聲笑 都在耳邊  彷彿尚在昨天 心中夢未改變 長纏心坎痴痴愛 依舊纏綿 明明一切我是已失去 完全不會又來會面  但是一首輕歌飄起 你又再現 歌聲伴著昨天 當初又現眼前  還燃起深心溫暖 依稀又從前  明明一切我是已失去 完全不會又來會面  但是一首輕歌飄起 你又再現  歌聲伴著昨天 當初又現眼前  還燃起深心溫暖 依稀又從前  相關文章: 霑叔走了…… 等爸爸 給霑叔的信 這是甚麼話?

這是甚麼話?

讀了今天的報紙, 有關霑叔的; 看了這些人講的話, 實在不是味兒…… 大除夕晚有港台十優歌手選舉,不過港台音樂統籌委員會主席李再唐昨日在電話中表示當天是大除夕,氣氛上不適合舉行悼念項目,所以會在明年一月十九日假紅館舉行的《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上舉行紀念儀式,至於會否追頒獎項則仍在考慮中。 為甚麼大除夕晚就不適合悼念一位剛離世的樂壇巨匠? 人家的離去已是事實, 作為一個樂壇的大型活動, 難道你就可以當沒事發生, 嘻嘻哈哈的過一晚? 況且, 誰說過悼念就一定要愁雲慘霧的?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形容,黃霑的離世,代表 七、八十年代的港人共同創作粵語歌文化的結束。 七、八十年代的文化就是七、八十年代的文化, 一早就已經結束的, 為甚麼霑叔的離去就是一個結束? 況且, 該時代的猛人仍有在世者, 例如顧嘉煇、鄭國江…… 唔通你當佢o地係死o既?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何國良形容黃霑所寫的《不文集》衝擊本港的道德觀念,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不文集》的內容很不道德嗎? 印象中, 此書只是一本以性為主題的有味笑話集 (有錯請指正), 又沒有誨淫誨盜, 如何衝擊了本港的道德觀念了? 這些人, 都在說甚麼話? 延伸閱讀: 再見霑叔 再見霑叔 (2) 全心保存真的我 霑叔留給我們的教晦 相關文章: 霑叔走了…… 等爸爸 給霑叔的信 彷彿就是昨天

給霑叔的信

轉載自2004年11月25日蘋果日報 親愛的霑叔: 你從沒有叫我們效法你,但在過去的幾十年,我敢說,每一個活在香港的男人,都在學你。可是我們都不像話,我們都學不到你。 你是創作界的馬拉松健將,又是十項全能的巨星。你卻從不自滿。你好奇,你博學,一次又一次將藝術與人生領悟交融為示範作品,讓我們學著模仿。 你讓我們見識到,瀟灑並非不食人間煙火,創作也不是自鳴清高。一切世俗的悲歡愛恨、正義豪氣,都有不容抹煞的位置。風流快活,毋須忌諱。天南地北,盡在一心,錢銀女人,可以迷戀得有情有義。 我清楚記得,那次你與熱戀多年的女友分手後,在咖啡室中清減的面容裡依舊豪邁的笑聲。 我清楚記得,你曾鬼馬地告訴我,與女友在車中百厭時,一腳撐破了車頭玻璃的風趣。 我清楚記得,你仍舊對電影神魂顛倒,希望再執導筒,拍一部關於香港的音樂劇。 我清楚記得,你說每次駕車在東區走廊看到香港的日落景致,就感到舒泰。 我清楚記得,你建議我假若歌不是寫得真的好,就「 揼X o左佢」。 我從沒有認真地想過死亡,但你和Richard 的先後離去,令我渴望相信,某時某地,我們終會再遇。 我們都學不到你,就更加忘不了你。 晚 源良 敬輓 相關文章: 霑叔走了…… 等爸爸 這是甚麼話? 彷彿就是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