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動作 – Just a Sidekick

中秋.燈籠.鬆弛熊

故事是這樣的。 上星期,終於有一天比較早下班,所以有機會稍稍逛一點街才回家晚飯,卻讓我在文具店看到了傳統的手紮燈籠材料包,才$12一份,於是就二話不說的買下了! 看!除了藤枝、紮藤用的紗紙、玻璃紙外,連燈穗及蠟燭托都有!(反而欠繩子及木棒,但這兩樣易找) 於是,昨晚迎月夜,就終於「的起心肝」動手了! 看著參考圖,及紅色的玻璃紙,本來是打算也跟著造個楊桃之類(感覺結構比較牢固)的,但藤枝只得120吋,試著繞了幾個圈圈後,發現這楊桃將會小得可憐(但玻璃紙好大張啊),就唯有放棄。   試弄了兩個大圓圈。 看著看著,不如就……  

城大學生請注意,南山邨並不是校園範圍!

我的老家在南山邨,基本上,我每晚下班後都會回老家晚飯,今晚也不例外。 今天晚上九時許,在回老家的路上,隔著一條馬路已聽到遠處傳到一大群人在大聲吼叫, 「噓!噓!噓!噓!噓!噓!噓!」 嚇得我膽戰心驚,差點以為是有黑幫聚集,快要開片了! 一望,原來是有四、五十名,身穿不同淨色Tee的年輕男女聚在南山邨平台入口的空地,到我走近時,只見他們分成兩幫似在對戰,嘴裡則在同聲喊著聽不清的口號,噪音驚天動地,歷時足有兩分鐘。 原來是城大Ocamp的人!

二十三年的奇遇

今年六四的燭光晚會,有一點奇遇,覺得頗值得記下,所以儘管疏blog已久,也要提起精神寫一下。 今天的六月四日是星期一、工作天。本來約好朋友七時半在銅鑼灣集合的,但當列車到了油塘站時,有一位坐電動輪椅的青年進了車廂,但後面的輔助輪卡在月台,我就很自然的幫忙推了一把。原來他們一行三人(另外兩位輪椅青年在另一卡車廂),都是去維園參加六四晚會的!我這個時候,已感動到不得了,忙不迭在twitter跟大家講! 然後到鰂魚涌站時,他突然說要轉車,當正在忙亂中、在盤算該不該找網友幫忙一起照顧他們的我,就不知就裡的協助推他出車廂(但其實該在北角站轉),到醒覺時,車門已關,我們就跟另外兩位朋友仔分開了。笨笨的我,唯有跟他說,也許天意想製造機會給我跟他相處久一點,談多一點吧。 😀

吉野家,請先成為良心僱主!

今年書展,自己有幸成為其中一員,整整一星期都要到會場工作。 7月23日,星期六,是二十四節氣的大暑,即一年中天氣最熱的時候。 那日的下午二時許,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三度,我在往書展的灣仔行人橋上,看到吉野家的笠頭人偶! 路過的人都為之側目,我耳邊聽到的,都是一句句的“想熱死人咩?”。 趕著工作的我,能做的,是拍下照片,放上twitter 及facebook,央朋友代我投訴。 後來有網友說路過天橋時已不見那人偶,我才稍為放心一點。 誰知,第二天,同樣時間,同樣地方,我又再見到他們在宣傳。

二十二年的口臭

今日,Tinyau 在 twitter 貼了這篇梁文道在獨媒寫的:“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原來已是2009年的文了。但,劈頭的第一段,已是深得我心。道長說: 我寫六四,而且重複地寫,再也沒有什麼新鮮的角度,也不會有出人意表的觀點。這也許顯得有些無趣,就像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幾乎一模一樣的程式、口號與歌曲,年年重演。它使得我們就像患上了偏執狂的精神病人,惹人煩厭 我們這些人,年年提六四,真係講到口臭!是二十二年的口臭! 但,儘管口臭,仍是要講!而且,學支聯會話齋:“未來會重點向內地人宣傳,勢要將六四薪火相傳到內地”。 所以,我一如上年一樣,盡可能的,在新浪微博上講! 上年,在新浪微博,我們很多人,未踏入六月四日就“陣亡”了。今年,我比較小心,一直打著擦邊球。例如,早兩日將profile pic 改為自己穿著天安門母親的tee(其實還繫著《字花》的六四圍巾),迄今都沒被發現。:p (早陣子,曾將頭像改為艾未未,被他們連頭像都刪了) 然後,到晚上十一時許,看到星屑醫生在中聯辦拍的這張,將「平反六四」投射到牆上的照片,我當然要幫忙發到twitter,新浪微博啦! 照片在新浪微博,存活了不夠二十分鐘就遭刪了,而我的戶口,就終於踏入貼甚麼都要被審查的階段了。(不過也成功讓好些人看到及轉發,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 😀

朋友的義診活動

上星期六晚,參加《盲俠行2010》,走了足足20公里路,由葵興走到黃金海岸泳灘。之後的這兩天,就渾身是痛了。 沒辦法,人老了,又少做運動(雖然最近打了兩場羽毛球,之前又有參加綠色和平的《無車日單車行》),所以身體機能好差呢。 巧合地,好友今天卻傳來電郵,告訴我她的先生歐陽名軒將會在11月20-21日(本週六及週日)舉行義診活動,提供紓緩痛症服務呢! 太好了! 😆 原來本週六及週日,是《聖三一堂學校六十週年校慶嘉年華會》,而歐陽名軒先生就會在那兩天舉行義診,很可敬呢! 其實四年多前,我曾寫過這篇朋友的故事。 他本來是 IT 界的專業人士,為轉型,考取了多張專業文憑及証書,並開設了自己的康健中心當上中醫物理治療師。 而四年多後的今日,站穩陣腳的他更舉行義診,更廣泛地回饋社會。(也許已經很多次,只是我之前不知道):p

窮得還有樂施赤腳日

你覺得,怎樣才算是“貧窮”? 我在twitter,隔幾天就會見到網友呻窮;一人呻窮,眾人附和,還會互相比拚誰最窮。 而其實,他們說的窮,通常都是因為他們剛“又”購入某件成人玩具,例如數碼相機,ipad 之類的電子產品之後。 我另一位網友,在樂施會工作的Juliana 說: “貧窮,在很多香港人眼中,可能是要申請綜緩那種,但其實在世界某些地方,貧窮,是每天都沒有足夠的食物。” 上星期,我們赤著腳(或穿著襪子)參加“樂施赤腳日Blogger聚會”。

比想像中好看的《英皇新秀歌唱大賽2010總決賽》

今天晚上,到了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看《英皇新秀歌唱大賽2010總決賽》。 近年,受台灣星光大道影響,香港的兩家電視台,個個星期都在舉行歌唱比賽;我猜,無論是參加的、製作的、觀看的,都已有點“歌唱比賽疲勞”了吧,所以我也沒寄予厚望。而在8.23事件後的情緒低落繃緊後,實在也想放鬆一下。 是晚大會司儀,是杜汶澤及田蕊妮兩夫婦。杜氏伉儷整晚不斷說笑,有些gag實在頗爛,但是,見到信了佛的杜汶澤,那一派輕鬆自若加間中自謔,實在是頗愉快的,他們實在令整晚的氣氛維持得很不錯。   是晚,比賽分了幾階段,及搭配多種模式進行。我比較喜歡加插了英皇歌手的合作環節,因為除了可以看到參賽者的表現外,更可以看到歌手們的“處事”方法--是照顧後輩還是爭著表現自己?是欠缺交流各有各唱還是盡力讓彼此聲音和諧展現? 因此,我覺得,是晚比賽,比想像中好看。 😀 另外,有點囧的是,在公佈最後兩強後,又不能免俗的出現了“敗部復活”環節。(現在想來才發現好“理所當然”,如只出現兩強又怎選出季軍?)但那時,已是晚上十一時了。 😯 有興趣看今晚相關tweet的,可以看這些: twitter的相關tweet: #one2freexEEG 新浪微博的相關post: #one2freexEEG# 八強參賽者們的微博: 還有 @jerry冯浩男、@刘怡劼erica、@李进羿kay、@许绍燊wilson、@巫崇榆chloe、@崔沛扬ryan。(資料提供:Joe Lau 樹仁)     很重要的題外話

我決定跟 3HK 分手

Twitter有一個東東叫hashtag,而其中一個香港人最常用的 hashtag 就是 #dllm3hk。 忘了是誰開創此tag,但如果你是香港人,可能你一看就知道 #dllm3hk 的意思。 “dllm”,是港式粗口,正確來說,應是”dnlm”,因為“你”字是有鼻音的。對,你猜對了,”dllm”即是“X你老母”。 至於 3HK,不用我多講了吧? 為何#dllm3hk 這個hashtag 這麼受歡迎呢?我想這是因為兩年前,iphone 3G 襲港,3HK是獨家代理,令好多網民都被逼成為了它(是的,我是刻意用“它”的)客戶的緣故(我就是其中之一了),而它的服務,亦長期處於令很多人不滿的狀況,所以這個hashtag就應運而生,亦在毋須推廣的情況下令很多人樂於採用了。 上年iphone 推出3Gs,我沒有買(我窮);但隨著iphone的OS 由2 轉3, 更由3轉4,我的iphone 3G 雖然保養得不錯,但是卻因為os 的更新而變慢,於是,實在是時候轉 iphone4了。 作為3HK的快將滿約的用戶,我一早就在他們的網站登記了 iphone4。而幸運地,3HK則在7月頭打過電話給我確認,更在7月28日發短訊給我: 3香港:熱切期待的iPhone4定於30/7起在3登場,供已登記客戶選購。你將成為首批優先選購iPhone 4的幸運兒;我們會於3天內聯絡你安排開機事宜。…… 於是我就在乖乖等待了。 但不幸地,幾天過去,當我在twitter不斷看到別人發放消息,一些說是7日內、10內才獲安排的舊客,甚至walkin 的新客戶,都已紛紛在 3HK 買到機,甚至轉售圖利時,我開始著急了!

麥兜心口頂 Office 2010

這隻豬,真的越來越百變,最近更成為即將推出的Office 2010代言豬! 😆 之前一直在用Office 2003的我,知道官網有Office 2010 Beta版,就去了download試用啦! 新版面,幾靚仔、幾醒目,尤其是powerpoint,有更多多媒體功能,可以加照片(直接裁相退地加特效)及video(就地剪片加出入鏡效果),而最後的製成品,更可以一個file搞掂,好叻仔!^o^ 仲可以save as Video file添!真係估佢唔到啊! 這是其中一條由麥兜親自示範的介紹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