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09 – Just a Sidekick

20年,我是這樣“長大”的。

今早,有內地網友在 twitter 問我,為何未見我寫 blog 講六四。我說,往年六四比較少人關注,所以我會“力推”;今年,關注的人多了,我寫與不寫,好像也沒甚麼所謂了。 當然,其實好應該乖乖的寫的。 二十年。 近來香港熱爆的電視劇《巾幗梟雄》的柴九名句是:“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於是我們今年想起六四時,就會想起:“人生有幾多個二十年?” 當年被中央政府血腥鎮壓、壯烈犧牲的大學生都是二十歲左右,他們的人生,只得一個“二十年”。 在網絡上看到好多網友提起二十年前的六四,都會說自已當年只是小學生,甚至是幼稚園生,而我呢,我年紀比較大,二十年前,我已算是大人(雖然個子小),六四民運的大學生們只是大我數載罷了。 寫這篇文前,在努力的翻箱倒櫃找照片,89年5月28日,是「全球華人大遊行」的日子,香港有一百五十萬人參加,我是其中一份子,過了一個極難忘的生日。我在那天拍了張照片,卻怎麼都找不到。 不過,今早卻給我找到幾張在89年6月19日,在維園拍的照片。我已忘了有這一天,我忘了原來當年的6月19日,在維園依然有紀念六四的活動。 作為一個受殖民地教育長大的香港人,我不關心政治。二十年前,我看的雜誌是《次文化》、《博益月刊》、《皇冠月刊》及一些音樂雜誌。 我好記得,六四之後,發覺自己知道的太少,於是開始買《政經周刊》,直至《壹周刊》面世,我由第一期看到今時今日,沒有間斷。於是,我對民主多了認識,除了六四,我也關心香港的民主,我反對廿三條,我希望香港能早日有普選。 (有網民說我越來越政治。其實我對世界大事依然不甚了了,基本上我只懂六四、七一。啊!還有可惡的GFW及河蟹!) 而89年的這些“消閒”雜誌,卻不約而同的做了“六四特刊”、“六四專輯”,再加上文匯的、亞洲周刊的,這些,原來我已保留了它們近二十年。 (也碰巧早兩個月從老家搬了一大箱舊物回自己家,我才找到這些歷史。) 然後,這幾年有了 blog ,我才得以記下這幾年,對於 8964 的點點滴滴。 然後,都已經二十年了,我們這些年青人都變中年人;華叔那些,由壯年人變老年人了,我們都仍然在喊“平反六四”,而六四竟然依然未得平反。 我希望我的人生仍有另一個十年、二十年。 我希望在另一個十年、又或二十年前,六四能得以平反。 今晚,我會戴著它們到維園: 維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