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08 – Just a Sidekick

2月29日

今天是2月29日,是我寫blog 以來第一次遇到的2月29日啊(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吧?),當然要好好的 blog 一篇以作紀念! 根據維科百基所言: 2月29日是公曆閏年中的第60天,離全年的結束還有306天。 2月29日不在普通年份中出現,只在閏年中出現。通常年份可以被4整除的是閏年,但實際天體運行,並不能夠精確以4年一閏解決。故又定義年份為100的倍數的,必須被400整除才為閏年。例如2000年是閏年,而1900年則不是。 在2月29日出生的名人,包括了日本小說家赤村次郎。 而這天,更是歐洲傳統的“婦女求愛日”: 早在1288年苏格兰就已经通过确定2月29日为“妇女权利日”的法律,当时的玛格丽特女王颁布法令,宣布在闰年的二月二十九号,女人可以向男人求婚。 我不是歐洲人,也沒有求婚的對象,所以,在這天,唯有寫寫值得紀念的事情。 生活全方位

齊心就事成

全文轉載至「作者權益關注小組」召集人伍諾韻的《作者權益關注小組公告:有關未完成合約》 作者權益關注小組公告:有關未完成合約 「作者權益關注小組」代表(伍諾韻、李廣豐、梁家傑、劉浩良)與及協助小組的劉慧卿議員及其助理,於2月22日跟南華早報集團代表就博益停業事件進行了一次深入會議,是次會議非常有建設性,會上,雙方就未成完合約、版權、倉庫書的問題作了積極性的討論,我們相信,這些問題將會一步一步解決過來。 現先就未完成合約的安排作出公告: 組內作者如簽下了master contract,而有未出版之書籍,南華早報集團承諾會於2月29日前備妥解除合約文件,交給小組作者簽署。 解除合約後,這批作者將正式回復「自由身」,隨即可以跟其他出版社合作;已交稿而未被出版的作品的版權,將重歸作者。 至於已經出版書籍之版權和倉庫書處理方案,將會陸續公布。 在此,讓我代表「作者權益關注小組」感謝劉慧卿議員及其助理,以及梁家傑議員,一直悉心協助小組,亦感謝南華早報集團明白及積極回應我們的訴求,我們小組期望所有因博益停止運作而衍生出來的問題可以陸續圓滿解決;我們相信,這是一次對出版社和作者們均非常寶貴的經驗,亦盼望在此次商議過程中,各界都對雙方有更建設性的了解,對創作工業有更深入的思考。 「作者權益關注小組」在處理博益事件的同時,亦開始籌備將小組轉型成長久的作者聯會,細節將會陸續公布。 「作者權益關注小組」召集人 伍諾韻 延伸閱讀: 20080301 蘋果日報:隔牆有耳:糖王解約作家可出書

最後今天

我的mp3 player 有三千多首歌,一般習慣是讓系統random 播歌。 今晚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一首播出的歌是這首:軟硬天師的“最後今天”。 雖然這首歌講的是 1993年元旦於蘭桂坊發生的人踩人慘劇, 但聽著歌詞,卻想起今天,又或是最近這個月發生的種種事情, 非常的感慨…… 最後今天 曲:Dick Lee 詞/唱:軟硬天師

冷熱知識

“艷照門”事件獨霸了香港報紙頭條多天,就像要跟這陣子的寒冷天氣警告鬥耐力一般,估不到,是後者先輸了。 艷照門事件自1月29日起成為頭條港聞,更在香港蘋果日報獨霸頭條21日,直至今天才讓位予郭炳湘;連大年初二的煙花及寶哥哥也不敵,只能佔三份一版面。 而寒冷天氣警告則於1月24 日下午3 時開始,由香港天文台發出,至昨日(2月18日)上午9 時半取消,歷時594.5 小時,前後橫跨26日,是99 年設立寒冷天氣警告以來最長紀錄,較04 年1 月的舊紀錄204 小時多出一倍半。(詳情) 當然,冷天氣仍未過去,寒冷天氣警告隨時再現; 而艷照門事件亦未完結,隨時再會登上報章頭條! 不過,艷照門事件不太好講,我寧願跟大家講天氣! 這陣子的冷天氣,真的不太好受,就算在家開著小小的暖風機,也常常冷得我發抖。 有一天,實在冷得令我去了香港天文台的網站去找資訊,看看以前的香港有多冷! 在《氣候資料服務》的分類下,有一頁叫《氣象極端值》,列出了香港氣象要素的極端值及極端值的出現日期。 這個是經過我剪輯的cap 圖: 原來,自香港天文台有紀錄以來,香港最冷的一天是18/01/1893,氣溫是0度; 而最熱的一天分別是19/08/1900及18/08/1990,氣溫是36.1度。 其實天文台網站有不少有趣的資料,有待你跟我好好發掘。 延伸閱讀: 東南西北:Sexy Photos Gate 小奧:蘋果日報頭條與恒源祥廣告的異曲同工

2月14

在網上閒逛時看到這個: Saint Exupery’s ‘The Little Prince’ Quiz. You are the pilot.Take this quiz! Quizilla | Join | Make A Quiz | More Quizzes | Grab Code 不知怎講,只是覺得這個測驗頗適合情人節做, 也許,是因為小王子教了我們很多關於愛的事。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

愛.回家 vs. 沒有家的女孩

今天是年三十,照中國的傳統,今晚大家都會回家吃團年飯吧? 這兩天,天氣稍稍回暖,昨天又收到程翔獲釋的消息,令今年的團年飯份外溫暖。 但是,卻有很多人未能回家,甚至,沒有家。 愛.回家 收到RebuildHK Freeman 的youtube 片段: Freeman說: 08年,中國在春運期內的40天, 預計鐵路旅客人數將達到1.786億人次。 被視為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集體遷徙。 在中國的戶籍制度下, 農民工不能享受國家的醫療、退休、失業、及住房保障。 農民工的子女便不能在城市的學校上學, 更不能在城市當地參加高考。 農民工的孩子要待在家鄉的農村當「留守兒童」, 只能期待每年春節跟父母團聚…… 對農民工來說,風雪不是始於今天。 欲走不能走,欲留不能留, 這不僅是千萬農民工於廣州火車站廣場上的遭遇, 更是時刻都得面對的生存困境。 要逆來順受?還是拍案而起?這是每天都得面對的拷問。 或許,民工的要求,不過很簡單: 走,要走得有希望; 留,要留得有尊嚴。 同胞們,一路走好!保重!     沒有家的女孩 記得十多年前,有一齣日劇叫《沒有家的女孩》嗎? 安達佑實飾演一個自小被父親拋棄,命運坎坷的她如何在逆境中磨煉出超常人的鋼鐵意志的故事。 她那句:“同情我就給我錢!”亦曾成為紅遍一時,成為日本小孩的模彷對象。 但最近卻出現了一個更可憐的真人版! 這位小女孩叫Jade,韓國人,今年八歲,在只得4個月大時,就被當時在韓國工作的荷蘭外交官夫婦領養。 2004年7月,這對荷蘭外交官夫婦轉到了香港工作。Jade 那位本來是不孕的養母卻恢復了生育能力,誕生了兩名子女。 可是,這對夫婦隨後卻以Jade “did not fit in”為由,放棄了養育,在2006年上半年,將她交給香港社會福利局。 2007年,曾有三個家庭希望領養 Jade,但由於苛刻的程序和領養資格條件,令申請全數受挫。 於是,只會說英語和廣東話,又沒能被養父母賦予荷蘭市民權,也沒有香港居民資格的 Jade淪為了國際流浪兒。 此事,在部份國際傳媒,及在韓國及內地傳媒惹來很大迴響,但是,事件明明發生在香港,卻鮮有本地傳媒注意及關照,尤其是中文媒體。 我收集了一些相關連結,如果你對此事關心,你可以看到更多相關資料。 10/12/2007: 朝鮮日報:韓國八歲女童在香港淪為國際流浪兒 11/12/2007: Daily News: Anger 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