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9 – Just a Sidekick

沒有忘掉的面容

我的外婆,在今天中午的時候離開了我們。 中午時,我姨在陪伴她,幫她掃背。之前呼吸不順的她,在姨姨的掃背下,呼吸變得平順,然後睡著,然後我姨不察的情況下,平靜地離開了。 到我趕到時,她已被包裹得,像一個嬰兒一樣,安祥的、永遠的睡了。 我有笑著跟她說bye bye。 這是我外婆年青時的照片,很美。在旁的是我媽、我舅父、我姨。 unforgetable face – Chau Mei Yan 相關文章: 六七十年代,牛下的娃娃歲月 Walking Tour [FLASH]http://sidekick.myblog.hk/wp-content/uploads/2006/06/walktour.swf, 450, 340[/FLASH] 一步一生

盛世中國@twitter

今日《人民日报》隆重扩版,副刊刊发诗歌一首《盛世中国》,请大声朗诵: 中国有一个最大的党,是共产党 中国有一个最大的姓,是老百姓 中国有一座最大的城,是众志成城 中国有一颗最大的心,是万众齐心 (via @buchimifan) 然後,愛創作的網友們,陸續提供了更精彩的版本:

傳媒潮講“高登話”

高登者,高登討論區(The Hong Kong Golden Forum)是也,是自2000年代起,香港具代表性的討論區之一。該討論區內的網民,於惡搞方面尤其有名,亦是硬膠文化等不少香港網絡次文化和術語的始祖。它是《香港高登》網站(Hkgolden.com)其中一項分支。該網站為一個提供各類電腦硬件價格等資訊,和電腦二手市場的門戶網站(Portal)。(來源:香港網絡大典) “高登話”,又名“高登語”、“高登術語”。 高登話,除常見於高登討論區外,亦逐漸於香港各討論區流行,近年於blog, twitter 等地亦會看到它的跡影;而隨著雜誌(08年3月)的報導,高登話就更為一般市民(不止網民)認識了。 不過,最近“高登話”更有入侵傳媒之勢,報章、電視節目,也講起“高登話”來了!

六七十年代,牛下的娃娃歲月

早幾個月,當牛下(牛頭角下邨)清拆消息再度傳出後,引來了不少攝影發燒友進駐;某個星期六下午,當我在九龍灣港鐵步往牛下時,看到前面的人群,人人手執一部單反,活著持槍的機動部隊似的,其盛況真的讓我傻眼!@_@ 根據維基的資料:“剩下二區的第8-14座,預計會於2009年9月起清拆,成為最後一期公屋重建計劃屋邨。” 我沒有趁機會到牛下拍照;一來,我不是攝影發燒友,二來,我也算是在牛下長大的,牛下的記憶,已在腦中長存。:) 婆婆一家是住在牛下的,所以,我的童年,有很多時光都在牛下渡過。 早陣子,我的姨姨在facebook 上載了好幾張在六、七十年代拍的牛下生活照,問准了她,我可放到 blog 跟大家分享。(不過相中人誰是誰就不便透露了!啊!沒有我份的,大家不用猜!):p

不怕寂寞 所以寫 blog(二)

早幾天在 inSidekick 那邊寫的“不怕寂寞 所以寫 blog”,竟得到尹思哲留言,說: 如果twitter是網聊,寫扑則比較像創作,比較藝術,從來藝術的創作過程都是孤獨的。 無獨有偶,其實在六月底時,Stannum 已寫過關於blog 跟 twitter的“嘆謂”: 認識久的網友,這一兩年都轉到 microblog 落戶,Twitter / Jaiku / Plurk ,我跟他們這些即時的討論,差不多完全代替了從前網誌上的留言功能。沒有了他們來留言,新留言數字大幅下降。連帶自己回 blog 看有沒有新留言的次數也少了。 然後,五師兄回應他道: 我的目標是要寫下我不想忘記的事。有沒有人看是其次。我知,這引申出另一個更沉重的問題:『究竟日常生活中有幾多事是「一定要記著」的呢?』 究竟.日常生活中.有幾多事.是.「一定要記著」.的呢? 最近一直在想。

由六四到七五,努力翻牆的草泥馬

六月四日黃昏,將不大不小的草泥馬,放進我的側袋中,整裝待發,參加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去。 出發前,tweet 了一句:“懷著認真的心情,帶著草泥馬去祭英烈。” 有twit友回覆,說:“感覺草泥馬民主英雄不太恰當啊。” 我答: 為何要帶草泥馬到燭光晚會?因為在我眼中,草泥馬代表了討厭河蟹的內地的網民, 大家努力翻牆,草泥馬是網絡上的民主英雄啦!草泥馬要戰勝河蟹啊! 😉 香港,是中國領土上少數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內地朋友,想公開悼念八九六四是不能的,草泥馬就是他們的代表。 我深深的記得,那時,當哀樂奏起,我真的是用了極誠摯的心,捧著草泥馬,陪著我,向著民主英雄紀念深深的躬鞠。 後面是烈士紀念碑

Lightwriting 實戰教學

昨天有講過,這個 imoney 雜誌封面的 “BLOG” 字是我們自己用燈光寫出來的,而不是 photoshop 後期加工畫出來的! 這些寫字效果,其實一直在Flickr 也看了不少,大家都tag 了這些照做 lightwriting 。 不過大都只見光,不見人。 只要稍具攝影常識,都會知道這些照片是慢快門的攝影效果,但如何實戰,才能拍出這些特效照,又見人,又見光呢? 說也湊巧,6月5日,V壹網 (VDO Next) 的“數碼達人”,正正就推出了“夜攝人像多花臣”的一集,教大家在影夜間人像時,如何採得正確曝光,及介紹三個有趣特效。其中一個就是 lightwriting 的攝影方法啦!

最潮 BLOG 市場學@iMoney

6月6日星期6是一個好特別的日子。 除了是因為 666 之外…… 這天,我去了做一本女性雜誌的訪問(有女性雜誌訪問 sidekick啊,這不奇怪嗎?),也成為了當日出版的 iMoney 雜誌的封面人物之一! 😆 這一期的 iMoney Book B 的封面故事是:《最潮 BLOG 市場學》。 受訪者有我、Meling、Jansen 及 Rudi。 (封面的 BLOG 字不是 photoshop 效果,而是我們自己用燈光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