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kick – Page 2 – Just a Sidekick

六七十年代,牛下的娃娃歲月

早幾個月,當牛下(牛頭角下邨)清拆消息再度傳出後,引來了不少攝影發燒友進駐;某個星期六下午,當我在九龍灣港鐵步往牛下時,看到前面的人群,人人手執一部單反,活著持槍的機動部隊似的,其盛況真的讓我傻眼!@_@ 根據維基的資料:“剩下二區的第8-14座,預計會於2009年9月起清拆,成為最後一期公屋重建計劃屋邨。” 我沒有趁機會到牛下拍照;一來,我不是攝影發燒友,二來,我也算是在牛下長大的,牛下的記憶,已在腦中長存。:) 婆婆一家是住在牛下的,所以,我的童年,有很多時光都在牛下渡過。 早陣子,我的姨姨在facebook 上載了好幾張在六、七十年代拍的牛下生活照,問准了她,我可放到 blog 跟大家分享。(不過相中人誰是誰就不便透露了!啊!沒有我份的,大家不用猜!):p

不怕寂寞 所以寫 blog(二)

早幾天在 inSidekick 那邊寫的“不怕寂寞 所以寫 blog”,竟得到尹思哲留言,說: 如果twitter是網聊,寫扑則比較像創作,比較藝術,從來藝術的創作過程都是孤獨的。 無獨有偶,其實在六月底時,Stannum 已寫過關於blog 跟 twitter的“嘆謂”: 認識久的網友,這一兩年都轉到 microblog 落戶,Twitter / Jaiku / Plurk ,我跟他們這些即時的討論,差不多完全代替了從前網誌上的留言功能。沒有了他們來留言,新留言數字大幅下降。連帶自己回 blog 看有沒有新留言的次數也少了。 然後,五師兄回應他道: 我的目標是要寫下我不想忘記的事。有沒有人看是其次。我知,這引申出另一個更沉重的問題:『究竟日常生活中有幾多事是「一定要記著」的呢?』 究竟.日常生活中.有幾多事.是.「一定要記著」.的呢? 最近一直在想。

20年,我是這樣“長大”的。

今早,有內地網友在 twitter 問我,為何未見我寫 blog 講六四。我說,往年六四比較少人關注,所以我會“力推”;今年,關注的人多了,我寫與不寫,好像也沒甚麼所謂了。 當然,其實好應該乖乖的寫的。 二十年。 近來香港熱爆的電視劇《巾幗梟雄》的柴九名句是:“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於是我們今年想起六四時,就會想起:“人生有幾多個二十年?” 當年被中央政府血腥鎮壓、壯烈犧牲的大學生都是二十歲左右,他們的人生,只得一個“二十年”。 在網絡上看到好多網友提起二十年前的六四,都會說自已當年只是小學生,甚至是幼稚園生,而我呢,我年紀比較大,二十年前,我已算是大人(雖然個子小),六四民運的大學生們只是大我數載罷了。 寫這篇文前,在努力的翻箱倒櫃找照片,89年5月28日,是「全球華人大遊行」的日子,香港有一百五十萬人參加,我是其中一份子,過了一個極難忘的生日。我在那天拍了張照片,卻怎麼都找不到。 不過,今早卻給我找到幾張在89年6月19日,在維園拍的照片。我已忘了有這一天,我忘了原來當年的6月19日,在維園依然有紀念六四的活動。 作為一個受殖民地教育長大的香港人,我不關心政治。二十年前,我看的雜誌是《次文化》、《博益月刊》、《皇冠月刊》及一些音樂雜誌。 我好記得,六四之後,發覺自己知道的太少,於是開始買《政經周刊》,直至《壹周刊》面世,我由第一期看到今時今日,沒有間斷。於是,我對民主多了認識,除了六四,我也關心香港的民主,我反對廿三條,我希望香港能早日有普選。 (有網民說我越來越政治。其實我對世界大事依然不甚了了,基本上我只懂六四、七一。啊!還有可惡的GFW及河蟹!) 而89年的這些“消閒”雜誌,卻不約而同的做了“六四特刊”、“六四專輯”,再加上文匯的、亞洲周刊的,這些,原來我已保留了它們近二十年。 (也碰巧早兩個月從老家搬了一大箱舊物回自己家,我才找到這些歷史。) 然後,這幾年有了 blog ,我才得以記下這幾年,對於 8964 的點點滴滴。 然後,都已經二十年了,我們這些年青人都變中年人;華叔那些,由壯年人變老年人了,我們都仍然在喊“平反六四”,而六四竟然依然未得平反。 我希望我的人生仍有另一個十年、二十年。 我希望在另一個十年、又或二十年前,六四能得以平反。 今晚,我會戴著它們到維園: 維園見!

「六四」的本質

全文轉載自: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大快人心 若你跟猶大人討論是納粹屠猶抑或滅猶較貼切,你覺得他有何反應? 若有人質疑南京大屠殺是否所有人死在南京城內,抑或有人死在城外,你又有何反應? 「六四」二十週年前夕,不斷有人提出無關宏旨卻模糊焦點的疑問,是鎮壓抑或屠城?是否有人死在天安門?被坦克輾過的屍體,是平民抑或軍人? 這些所謂疑問,完全無助認清「六四事件」的本質。 「六四」的本質是政府出動軍隊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六四」的本質是為何二十年來,國家仍是遮遮掩掩,死難者母親不能公開悼念兒子,人民不能公開悼念胡耀邦和趙紫陽。 每一條模糊視線的問題,其實都是對死難者的二度侮辱。今天你試圖質疑沒人死在天安門,明年你是否打算宣佈「六四」從沒發生? 歷史的教育顯得無比重要,不知要燃點多少燭光,才能照亮歷史的黑暗?

Slumblog Millionaire

到3月28日,我的 blog 就滿5歲了! 在04年8月左右,我開始用自架的wordpress blog,不過在之前已開始使用 sitemeter 的流量統計服務。 曾幾何時,我這裡有點像社區中心,是blog 友們互相聯絡的地方。當然,隨著各人的 blog 的發展,及各類不同的服務的興起(例如 Twitter),這裡已逐漸變回一個個人blog;而這一年多以來,又少寫了blog,這裡的流量就更大不如前。 (不過我覺得現在我的 plurk 也有點像小型社區中心啦!又或,應說,各人的 plurk 或 twitter 串起來就是真正的社區中心了!) :p 於是,好不容易,在差不多寫了5年 blog 的今天,我的 blog visit 終於衝破百萬大關! 😆 在此,當然要先謝謝現在在看這篇 blog post 的您;沒有各位的支持,我的 blog 也沒有今天! 古巨基腔:“我真係好鍾意 blogging o架!” (不過寫少o左之嘛!) 正經的:“也因為這樣,後來才會搞 Punch Party Hong Kong 啦!”

起碼你會去做!

認真的!我單是看到這個禮物盒已覺得好感動! 看著這個禮物盒,我好像已經可以想像到,他,是如何細心的挑選一個美美的盒子及緞帶,及小心翼翼的繫好蝴蝶結。 你知道嗎?對很多很多人而言,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是很難綁得好的;而只要試綁多幾次,緞帶就會變皺,不好看… 所以,單是包好一份禮物,就已經費了好多時間、心機…. 然後,在情人節的當日(即是今日),那個她,那位被他愛著的女子,打開了禮物盒,就會見到這枝玫瑰。

2008,謝謝您!

早陣子,朋友在 Plurk 發了這句話: If you think back and replay your year, if it doesn’t bring you tears either joy or sadness, consider the year wasted. 我覺得好有意思。 08將完,09將至,回首這一年,你有沒有好好的活過哭過?給自己留下美好的回憶? 是的,回憶總是美好的;就算某些事、某些情,當時是如何痛苦,當我們咬咬牙捱過了後,留下的回憶總是美好; 因為,美好在,我們有的是回憶。 因為,我們仍在生活。 我姐的女兒冠而剛滿6歲了!小朋友成長得快,變化得快,重看她在flickr 的照片,就倍感時間大神的力量,亦覺著回憶的甘美。 至於我自己呢?我這一年過得百味交雜;失去了一些朋友,搬了家(轉了生活環境),工作不甚如意(現量地中),然後 出現了VIP,一個令我哭了很多也笑了很多的人。 所以,我還是要感激2008年! 😆 你呢?你過了一個怎麼樣的 08年?